当前位置: 主页 > 发财秘籍B > 内容

热门内容

《焦点》 揭秘“消费全返”类传销套

时间:2017-09-27 01:47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以前,消费返利这种事一般只是超市、商场在做,大家听说过,可能也参与过。但最近一段时间,网上出现了很多全返型消费平台,有的还带有公益性质。所谓全返公益消费,就是你在这个平台的加盟商,像小超市啊、洗车行啊等等这些地方消费100元,平台就返给你99元,剩下的1元平台拿去做公益。听起来这是件特别好的事儿,消费者几乎是白得了产品或者服务,还献了爱心。真的有这么好的事吗?

  去年5月,一家全返型消费平台主办了一场千人产品内测会。会议上,主持人澎湃的描绘了一个美好的蓝图,声称在这个平台的运转下,加入进来的商家、消费者、以及平台自身都可以赚到钱,三方达到共赢。此外,他们声称这个项目已经与某公益基金达成了合作平台,还要在5年内捐建一百所希望小学。这样一个听起来高大上并且可信无疑的项目是否真的会达到人人获利人人公益的目的呢?

  陈先生是一家洗车行的老板,去年12月,他从上述全返型消费平台的业务员处得知了这样一个公益消费返利平台,将自己的车行加入了进去。

  该平台的运行模式是让加盟商家将顾客消费额的固定比例如24%、12%或者6%交给平台形成资金池。以消费者消费100元,商家交给平台24元为例,平台资金池将分期返还给消费者99元,另一元拿去做公益,而商家让利给平台的24元,也将被分期的返给商家共23.76元。对于商家和消费者来说,基本没有任何损失,相反还能额外获利。

  有这等好事,陈先生立刻将这个平台介绍给了他的老客户杨先生。杨先生注册了消费者账户后,试探性地在车行消费了约4800元,陈先生就按规则将这单录入了平台,交了4800的6%也就是约288元给平台。杨先生没想到,接下来的几天他真的收到了返利。平台给了他10颗爱心豆,一颗爱心豆一天是5块多,第一天50多块钱,第二天就变成30多块钱了,金额不是固定的。

  杨先生说的爱心豆是平台用来计算的一种虚拟币。在这个平台上,返利并非是现金,而是虚拟币。类似的虚拟币还有豆,他们之间的换算关系非常复杂,每消费一元就可以获得一个豆,满500个豆就可以兑换一颗爱心。但是当爱心成钱提取时,一颗爱心就不等同于500元钱了,每颗爱心的价值由一套看似复杂的算法算出,实际上是与每天整个平台的消费金额有关,消费金额越高,爱心值就越高,反之则越低。在项目运行的过程中,每颗爱心值每天的价格在五六元上下浮动。消费者每天能提现的金额就是根据自己拥有的爱心数量再乘以每天的爱心值,这样的提现将一直持续到消费者的消费额全部返还为止。短短三天内,杨先生就获得了一百多元的账面返利。

  这时,车行老板陈先生又得知了一个发财秘籍。该平台的业务员悄悄告诉陈先生,这个平台有一个漏洞,就是它并不核实消费者消费的真实性,可以通过这个漏洞来挣大钱。对于陈先生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天上掉馅饼的事儿。

  刷单,就是作为消费者虚构消费,例如虚构100元消费,如果商家让利款为24元,那么消费者给商家24元交给平台,而没有真实的消费,同样也可以逐渐获得近一百元的消费返利,这个获利超过4倍。而商家也可以获得将近24元的让利款返还,近乎于空手套白狼。

  在巨大的利益下,陈先生立刻注册了一个消费者号,在自己商家账号中注入了两万元。而杨先生也随后跟进,给了陈先生两万元用于刷单。短短十几天,两人真的都获得了近千元的账面资金。

  然而,好景并没有持续多长,到了去年的12月28日,平台上的爱心值就逐渐降到了零。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平台没有办法进行任何的操作,两人追加投入的刷单的钱最终都打了水漂,杨先生想到了报警。

  与此同时,警方也盯上了这个平台,在经过缜密的调查摸排取证后,4月底,警方成功收网,一举打掉了该平台。

  经过调查,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卷入该平台的商家达到了5267户,涉及的消费者达到了48505人,从去年12月1日正式项目到月底全线崩盘,短短一个月吸纳的金额就达到了10亿人民币。

  这其实就是庞氏的运营模式,用后面会员吸收的资金来前面的。以这种模式运营,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让所有投资者如约获得全部返利,一旦后续没有人投资,平台也就没钱给前面的人返利。而刷单,则成为该平台获取资金的一条重要渠道。

  实际上,该平台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在利用刷单来积累资金池里的资金。从一开始它就没有任何监管真实消费的手段,默许了刷空单的行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吸引大量的商户和消费者加入,甚至仇某的手下和亲戚都在以刷空单的方式套利,刷单额高达1.5个亿。那么,资金池里的资金这么多,真的会如约返还给消费者和商家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一方面,平台设立了豆、爱心、爱心值这样的概念,目的就是让投资人不能一眼看穿兑换模式,也无法立即回款;另一方面,仇某承认,决定消费者每天提现额度的爱心值的高低,并非完全如宣传一样由平台根据每天消费金额计算出来,而是受到仇某的控制,控制账号达到八个。在项目启动之前,仇某就控制了爱心值。

  由此可见,普通的商家和消费者是很难真正如约拿到钱的,拿到钱的是他们的上线,也就是所谓的省级、市级、金牌、银牌合伙人。在该平台的参与模式中,普通的商家和消费者只是最底层的,其上还有多个代理人层级,要想成为这些合伙人,要么向平台缴纳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加盟费,要么手下有多个商家或者消费者,要么是该平台的员工。在成为合伙人之后,只要发展一个下级,就能够获得一笔介绍费,同时收取下级消费金额的一定比例。层级越多,发展的人越多,合伙人抽取的钱就越多。这样的合伙人多达2855个,可见,资金的大头都被这些代理人层层瓜分。

  警方通过调查发现,该平台的运作模式其实是一种新型的传销,与传统传销有所区别的是,犯为在网上进行,并且没有实物交易。

  该平台所的公益行动真的去实施了吗?其实这也只是一个噱头而已,公司成立的大半年时间内,也只向某基金打入了20万元,远远达不到他声称的资金池金额的1%,也就是1000多万。

  在大家的印象中,传统传销的参与者大多数为中老年人,而记者发现,这个平台的参与者却有很大不同,他们几乎都是中青年,他们学历不低,熟练掌握互联网和手机APP的使用,能迅速接受新事物。消费者杨先生自身是某名校经济学硕士学历,同样落入了陷阱。

  最近一段时间,利用网络平台,借助电子商务、消费返利、金融互助、爱心公益、高科技生物产品等形式,进行网络传销和非法集资犯罪活动呈高发态势,被骗者几乎遍布全国各地。警方介绍,这类新型网络犯罪活动蔓延迅速,有很强的隐蔽性、性,而且非接触性明显,跨区域突出,取证难、打击难,社会危害性极大。对于这类犯罪活动,有关部门在加大打击力度的同时,商家和消费者也要时刻这些披着各类外衣的消费返利活动,否则,不仅得不着利,还可能亏了本。

相关推荐